1565087839929083570.png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專題_web 時政微視頻_web

百煉成鋼丨英雄年代

發布時間:2021-06-16 10:58:13.0來源:


  這是1959年的北京,馬路上許多公共汽車都會頂著一個大包來回跑。

  36歲的石油工人王進喜,看到此情此景,深感納悶。這個大包究竟是什么東西?

  別人告訴他,國家缺油,公共汽車燒的是煤氣,那是煤氣包。上世紀50年代,西方國家對新中國實行石油禁運,而國產石油產量嚴重不足,連首都的汽車都因為缺油而只能背上煤氣包,這深深刺痛了這位剛剛被評為全國勞動模范的西北漢子。

  “有些外國人啊,他是看不起我們中國人,又說我們中國是貧油國,我就不相信,石油都埋到他們國家地下了?我們國家就沒有油?才怪了!”

  在這段60多年前的錄音里,我們真切感受到王進喜心里憋著的那股勁兒。

  1959年9月,我國石油戰線終于傳來喜訊——發現儲量巨大的高臺子油田,因國慶10周年臨近,油田被命名為大慶油田。這一發現打破了中國貧油的謬論。隨即,一場規模空前的石油大會戰在大慶展開。

  憋著一口氣的王進喜率領1205鉆井隊的37個人從玉門趕到大慶,義無反顧地加入了這場石油大會戰。下了火車,王進喜一不問吃、二不問住,先問鉆機到了沒有、井位在哪里、這里的鉆井紀錄是多少。

  “我們全隊幾十個人很高興,大家就想啊,一下子到了大慶啊,一拳頭砸出個井來。”

  早春的大慶,最低氣溫達零下40多度,鉆井邊、棉襖邊掛著長長的冰棱,生存條件極其艱苦,各項設施、資源都十分匱乏,但王進喜和他的隊員們下定決心:“有條件要上,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”。

  1960年4月19日,王進喜帶領1205隊僅用五天零四小時便打出了第一口油井,創造了當時鉆井的最高紀錄。

  同年,當王進喜帶領工友打下第二口井的時候,突遇井噴,如果不趕快壓住,就會造成井毀人亡的悲劇。

  當時沒有壓井用的重晶粉,情急之下只能用水泥代替。工人們往泥漿池里倒入大量水泥試圖壓住井噴,可現場卻沒有攪拌機,水泥都沉在池底,加重了堵塞程度,井噴更厲害了。

 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,身受腿傷的王進喜“撲通”一下就跳進了齊腰深的泥漿里。用自己的身體當做攪拌機,把泥漿池里的水泥攪上來。王進喜和他的戰友們緊張地戰斗了三個小時,終于制服了井噴。

  王進喜的崇高思想和英雄行為深深感動人,當地群眾稱贊他是個“鐵人”。王鐵人是中國工人階級最優秀的代表,“鐵人精神”是忘我勞動、為國爭光、自力更生、奮發圖強精神的集中體現。

  1960年6月1日,第一輛載有原油600噸的列車在眾人夾道歡呼中緩緩駛出,首車原油的外運標志著大慶石油會戰初戰告捷。到1963年底,石油人通過三年的石油會戰,結束了中國使用“洋油”的時代,實現基本自給。

  1964年,毛澤東向全國發出“工業學大慶”的偉大號召。王進喜光榮出席了第三次全國人民代表大會,“鐵人”的事跡傳遍全國。

  1970年11月15日,日夜操勞、積勞成疾的王進喜患胃癌病逝,年僅47歲。“寧可少活二十年,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!”王進喜以生命踐行了自己的誓言。

  在那個激情燃燒的歲月里,各行各業涌現出無數像王進喜一樣的共產黨人:掏糞工人時傳祥“寧愿一人臟,換來萬家凈”;年輕的戰士雷鋒“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無限的為人民服務之中去”;黨的好干部焦裕祿以“生也沙丘,死也沙丘,父老生死系”的赤誠,以心中裝著全體人民,唯獨沒有他自己的公仆情懷,在蘭考大地與深重的自然災害進行頑強斗爭……

  這些閃亮的名字,成為那個年代激勵各族人民意氣風發、投身社會主義建設的強大精神力量。英雄故事,代代傳承,英雄高歌,從未停歇!

  這是新中國建設困難重重、艱苦奮斗的年代,是一個英雄輩出、精神昂揚的年代。

  精神是一個民族賴以長久生存的靈魂,唯有精神上達到一定的高度,這個民族才能在歷史的洪流中屹立不倒、奮勇前進。

桃花-电影-完整版视频在线观看